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163|回复: 6

揭开北京锋锐律所“维权”黑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7-13 09: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楚天都市报讯

据新华社电 近日,公安部部署指挥各地公安机关摧毁一个以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为平台,先后组织策划炒作40余起敏感案事件、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涉嫌重大犯罪团伙。至此,一个由“维权”律师、推手、“访民”相互勾连,组织严密、人数众多、分工精细的涉嫌犯罪团伙浮出水面,其以“维权”“正义”“公益”为名、行严重扰乱社会秩序之实、企图达到不可告人目的的种种黑幕也随之揭开。

“枪杀访民”是怎么回事

今年5月,黑龙江发生“庆安事件”。民警依规合法开枪,为何被炒成“枪杀访民”?

犯罪嫌疑人翟岩民、吴淦、刘星给出了答案:这都是他们“维权圈”里的人干的。事件一发生,“维权”律师就在微信里建立了“庆安事件维权群”,并发布“徐纯合是访民”“警察开枪是领导指使”的“内幕”。“警察枪杀访民”的谣言在网上迅速扩散。谢某某等6名律师在庆安火车站打横幅,并与徐纯合的母亲签订代理书。看到媒体报道当地领导去慰问开枪民警,律师唐某某提议对该领导进行人肉搜索,发现问题后继续炒作、给政府施压。

重要推手、网民“超级低俗屠夫”吴淦紧随出场,“悬赏10万元征集庆安事件的现场视频”。

短短数日内,庆安事件越炒越热。翟岩民组织协调各地“访民”,分5批次前往庆安“声援”。参与“声援”的都可领600元的酬劳。有的人被拘留期满后,翟岩民设宴为“庆安的勇士们”庆功。“从我2013年进入这个圈子,只要国内发生一些敏感事件,他们就按这种固定的模式和流程进行炒作。”翟岩民说。

“维权圈”分为三个层级

警方查明,“维权圈”分为三个层级:组织核心层,包括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主任周世锋、行政助理刘四新、律师黄力群等人;策划行动层,包括律师王宇、王全璋和推手吴淦、翟岩民、包龙军等人;跟风参与层,包括刘星、李某某等“访民”。

办案民警介绍,除了“维权”律师、推手、“访民”,“维权圈”里还有其他角色——专人负责拍摄现场情况,第一时间发到微信里;专人进行整理,发到境外网站。随后,一些网络大V进行评论、转发,从而给当地政府造成强大的舆论压力。

活动的资金从何而来

翟岩民、刘星等人供述:每次有声援活动的时候,他们会在网上募捐,有时也会得到境外资助。各地的访民谁想去声援,都能得到一些报酬和补助。

如何联系保持行动一致

警方查明,他们一方面定期组织聚会、聚餐,交流“经验心得”,商讨行动计划;另一方面,通过微信、QQ群和“电报”等即时通讯工具沟通联络,进行煽动策划、开展业务培训。

如何借助热点炒作

据介绍,把普通事件炒作成热点事件,把敏感事件炒成政治事件,让不明真相的群众和网民跟进,煽动对政府的不满情绪,是锋锐所一贯推崇的做法。

对于锋锐所律师代理炒作案件的做法,多名犯罪嫌疑人将其描述为“新、奇、特”:


新,就是要有新思路,让律师不要像以往那样按照法律程序走。“在公安机关听警察的,在法庭听法官的,他们说什么是什么、不敢反抗,那样是不行的。要强势一些,不要听他们的,按照自己的意愿来处理。”周世锋曾这样告诉翟岩民。

奇,就是能请到一些像吴淦这样的“奇人”。发挥这种人“敢冲敢打”的“特长”,做出一些常人做不出的事。比如,吴淦曾经把一女干部头像贴在裸体模特模型上,在网上直播“每日一睡”;也曾在法院门口给某高院领导“设灵堂”。

特,就是用一些特别的方式,例如,在网上网下声援炒作围观他们代理的案件;举报、投诉主审法官、办案民警和当地官员,号召网民对他们人肉搜索,给他们施压;组织案件当事人、亲友以及不相干的人围攻政法机关,以此向政法机关施压,达到在正常法律制度内无法达到的代理效果。


 楼主| 发表于 2015-7-13 09:23 | 显示全部楼层
环球时报:少数“死磕派”律师栽跟头是必然的
2015年07月12日15:20  环球时报 我有话说(153人参与) 收藏本文
  中国公安部指挥摧毁了一个以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为中心滋事扰序的“重大犯罪团伙”。根据官方媒体报道,一些常被称为“死磕派”的“维权律师”与一些推手、“访民”相互勾连,制造了包括庆安事件在内的一系列大规模舆论事件,严重扰乱了具体案件的依法处理。昨晚公开的一篇长文披露了很多让人惊讶的细节。

  “死磕派”律师是近年社交网站兴起后的突出现象。律师的“死磕”精神本身包含有积极意义,与依法治国有一定相向关系。然而极少数热衷“死磕”的律师并非以法庭为舞台,而是把精力投向舆论场,用舆论压力推动案件的处理方向,甚至组织现场抗议活动,加大压力的筹码。

  从公安部公布的有关案情看,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的涉案律师在“死磕”路上走得过远。比如他们勾连推手操纵围绕庆安事件的互联网舆论,严重误导了公众的看法,将一个事实清楚的案件生生搞成“强烈要求真相”的全国性舆论事件,撕裂了社会,刺激了一些不明真相者对政府的不满。

  一些外媒报道此事时宣称这些“维权”律师“失联”和“失踪”,但不能不说官方这一次的信息通报还是相当快的。“失踪”之说事实上已经成为国内外一些人抹黑中国司法的一个“专用词”。

  有人在微博上或通过外媒宣称中国律师界目前一片恐慌,这种说法也不真实。中国的律师队伍十分庞大,而像锋锐律所这样以极具争议方式做事的毕竟很个别。很多人怀疑他们这样做的最初目的是自我炒作,逐渐走上专门与现行体制作对的不归路。

  法治的目的是要依法维护社会运转和秩序,它要求所有案件得到公正处理,避免徇私枉法。法治还应支持社会团结,防止社会因意识形态等原因恶斗并撕裂。但庆安等事件中少数律师“死磕”的方向正相反。他们明显有制造官民对立的倾向,通过提供虚假案情线索和分析,将政府描述成“恶势力的保护者”,而违法者成了奋起反抗的“勇敢公民”。他们搅乱了真相,把一个个具体案件打扮成“人民反抗暴政的斗争”,而他们就是人民权益的“真正捍卫者”。

  中国正在全面推进法治建设,国家的这一态度十分真诚,但是极少数极端者试图证明中国的法治面貌一片黑暗,“死磕派”律师的行动是这片黑暗中的唯一亮点。

  按这种思维做事,很多时候就不再是法律,而成了带有明显政治色彩的寻衅滋事。如今某个地方出现有公职人员卷入的案件或争议,常常立刻有“死磕派”律师赶往那里,他们不是去做正常司法援助,而是站到舆论的最前列,成为当地一些人或互联网上激烈情绪的鼓动者。任何国家的司法界都不会鼓励律师们这样做。

  中国的法律体系的确仍有不健全之处,依法治国任重而道远,律师的“死磕”精神未必就应一棍子打死,它的积极部分或许可以继续肯定。但是以崇尚西方政治制度为基础、以冲击中国现行法律体系为目标的“特定死磕”不可能在我们社会里肆无忌惮地施展。少数最极端的人错识了这个世界的大势,以为在政治上跟着西方跑就可以在中国社会里横冲直撞,即使违法了,对抗的也是“恶法”,他们幻想自己就是正义的化身。

  这至少是幼稚的,这样做不可能不栽跟头。从警方公布的材料看,锋锐律所使用、联系了一些素质不高、但行为大胆的人,他们的违法行为和自我炒作搅在了一起,把自己吹成危险的泡沫。这一教训非常值得汲取。
发表于 2015-7-13 09:2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是可忍孰不可忍!
 楼主| 发表于 2015-7-13 09:39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可忍!
发表于 2015-7-13 12:5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何必 发表于 2015-7-13 09:39
不可忍!

是叔不可忍还是婶不可忍?
发表于 2015-7-13 13:1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大爷的不可忍!奶奶的不可忍!孙子更不可忍!
发表于 2015-7-15 10:19 | 显示全部楼层
哪方都没法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结庐桃源 ( 京ICP备06039893号 )

GMT+8, 2022-7-1 00:15 , Processed in 0.015466 second(s), 1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 Singcere!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