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065|回复: 3

抗癌药"代购第一人"陆勇被捕 300病友曾为其求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4 09: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京华时报讯 昨天记者获悉,印度抗癌药“代购第一人”陆勇10日晚6点30分飞抵北京后,在机场即被警方逮捕,目前被羁押在朝阳看守所。

10日晚6点30分,陆勇和朋友一行3人从无锡飞抵北京,准备接受媒体的采访。“我们俩走着走着,发现陆勇没有跟上来,再一看他被警方带走了。”昨晚,和陆勇同行的其中一名朋友告诉记者,机场警方带走陆勇的原因是“陆勇已被网上追逃”。

陆勇的律师张宇鹏告诉记者,他从北京警方了解到,发出逮捕令的是湖南省沅江市公安局,北京警方是协助抓获飞抵北京的陆勇。目前陆勇被临时羁押在朝阳看守所,等待沅江警方将其押解回湖南。截至目前,陆勇家属并未收到来自沅江警方的相关通知。

>>新闻回放

白血病患者代购抗癌药被诉售假

现年47岁的陆勇是江苏无锡一家针织品出口企业的老板。2002年,陆勇被检查出患有慢粒白血病,当时医生推荐他服用瑞士诺华公司生产的名为“格列卫”的抗癌药。服用这种药品,可以稳定病情、正常生活,但需不间断服用。这种药品的售价是23500元一盒,一名慢粒白血病患者每个月需要服用一盒,药费加治疗费用几乎掏空了他的家底。


为方便给印度汇款,陆勇从网上买了3张信用卡,并将其中一张卡交给印度公司作为收款账户,另外两张因无法激活,被他丢弃。2013年8月下旬,湖南省沅江市公安局在查办一网络银行卡贩卖团伙时,将曾购买信用卡的陆勇抓获。2014年3月19日,陆勇被取保候审。7月21日,沅江市检察院以妨害信用卡管理罪和销售假药罪对陆勇提起公诉。陆勇的300多名白血病病友联名写信,请求司法机关对他免予刑事处罚。2004年6月,陆勇偶然了解到印度生产的仿制“格列卫”抗癌药,药效几乎相同,但一盒仅售4000元。印度和瑞士两种“格列卫”对比检测结果显示,药性相似度99.9%。陆勇开始服用仿制“格列卫”,并于当年8月在病友群里分享了这一消息。随后,很多病友让其帮忙购买此药,人数达数千人。去年9月,“团购价”降到了每盒200元左右。

为方便给印度汇款,陆勇从网上买了3张信用卡,并将其中一张卡交给印度公司作为收款账户,另外两张因无法激活,被他丢弃。2013年8月下旬,湖南省沅江市公安局在查办一网络银行卡贩卖团伙时,将曾购买信用卡的陆勇抓获。2014年3月19日,陆勇被取保候审。7月21日,沅江市检察院以妨害信用卡管理罪和销售假药罪对陆勇提起公诉。陆勇的300多名白血病病友联名写信,请求司法机关对他免予刑事处罚。


 楼主| 发表于 2015-1-14 09:1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就是想有尊严地活下去。”慢粒白血病患者陆勇感慨。“无论富有还是贫穷,人都能在自如支配自己钱财的情况下看得起病,就是有尊严地活着。”

  近日,白血病患者从印度代购仿制药格列卫的事件呈现在公众面前。尽管印度仿制药在中国没有得到认证,但是它与进口抗癌药的巨大差价让代购这条快捷途径显得颇受欢迎。

  在众多讨论后,高价“救命药”背后一系列问题浮出水面:中国的进口抗癌药在众多国家中居于最高位,甚至与韩国相差2倍。中国的价格为什么如此高昂?与印度同为仿制药大国,为什么中国少有国际水准的仿制药?人民网记者针对瑞士诺华格列卫高价背后的成因再次进行调查。

  原研药享受单独定价权价格“岿然不动”

  据介绍,格列卫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成功研制的小分子靶向药物,可以有效地控制慢粒白血病人的染色体变异。格列卫的出现,使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患者的十年生存率从以前的不到50%,增加到了现在的90%左右,并且绝大多数患者可以正常工作和生活。

  但由于瑞士诺华公司生产的原研药格列卫价格昂贵,让很多患者望而怯步。自2001年第一次被引入中国至今,格列卫的价格一直是23500/盒,一盒一个月,一年就28万多元。人民网跨国调查发现,诺华格列卫在中国的零售价最高,那么,一款关乎患者生命的进口药物价格,究竟是如何制定出来的?

  一位研究药品定价的人士介绍,中国药品定价分为三类,一类是政府定价(如疫苗),一类是市场调节,还有一类是政府指导价,形式为最高零售价限价,包括统一定价和单独定价,而专利药都属于单独定价。

  国外申请专利的原研药享受单独定价权,这导致其在价格上“岿然不动”。业内人士认为,这一规定其实在法律上缺乏依据。早在2010年国家发改委就开始制订《药品价格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试图取消原研药的“价格特权”。但几年过去了,意见稿还未有定论。

  制造、研发成本由企业患者共同“买单”

  药品成本是影响定价的重要因素之一,其中包括制造成本和研发成本。“如果单纯以制造成本计算,靶向抗癌药的利润率在90%以上,但这是外行的算法。”某医药销售公司负责人介绍说,看药的利润,也得看研发环节,而研发成本影响更大。“比如一款抗癌药,临床实验费用达十几亿美元,这部分肯定要由患者承担。”

  各大医药公司研发新药的巨额花费
  过去一般认为,一种进口抗癌药物的研发成本需要10亿美元左右。不过一项数据表明,开发一个新药的费用远不止这些,比如瑞士诺华公司,在1997年到2011年间研发花费大概在836亿美元,在这期间只批准了21个新药,平均算起来每个新药花费为40亿美元,这其中还包含了很多研发失败的项目。

  明暗回扣环环相扣 特殊环境催高药价
  国内正规进口的抗癌药价格高昂,还与中国医药领域的高回扣有关。“哪个企业不给医院回扣,不出三个月肯定倒闭。”一位医药销售公司亚太地区负责人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救人性命的抗癌药,被当作医药界最有价值的摇钱树,高回扣、高药价的问题更突出。

  按照规定,内地医院可在实际购进价的基础上加价10%-15%。一位研究药品定价的人士说,“中国内地比较特别,还有制度成本,只要你不改它,它一定会加到药价上去。”此外,从药物出厂定价,走到医院药房,中间的环节渠道存在太多的灰色空间。

  “如果把15%的药品加成拿走,好多医院都活不了,因为政府只给医院5%的财政支出。以药养医是政府的问题,不是医院的问题,也不是医生的问题。”北京肿瘤医院主任医师张晓东对媒体记者表示。

  如果15%的价格是明的回扣,而在实际操作中,暗的回扣也时有发生。据媒体公开报道,进口药的回扣还表现在各种巧妙的手段上,“回访会”、“有奖征文”、“学术会议”以及冠冕堂皇的“教育资助基金”等如今都已成为敏感字眼。

  中国仿制药与印度“差距极大”构不成竞争
  “中国是仿制药大国,但是创新能力不强,中国市场几乎没有靶向药物的仿制药,构不成竞争,靶向药物的药价自然降不下来。”国内医药部门一位不愿意透露名字的人士接受媒体采访时称。

  作为专利药品,瑞士诺华格列卫的专利受到法律的严格保护。但由于格列卫是与人的生命健康密切相关的特效药,国际专利法对其网开一面,允许一国在特殊情况下实行专利强制许可,对这种药品进行仿制。

  近几年,印度获批的仿制药申请基本都占到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的约1/3,暂时性批准占到近40%。有分析称,中国作为仿制药的另一大市场,仿制药生产和印度相比无论是在规模还是质量上,都有着极大的差距。

  医药行业分析师边晨光对媒体记者表示,企业的根本立足点是利益,而国家政府的立足点则是民生。外国药品价格高昂,让许多病人望而却步,而国家应当有所作为。“印度和泰国都曾以国家层面与国外药企大公司进行交涉,并且特别保护本国仿制药,但中国在此方面还未有实质行动。”
 楼主| 发表于 2015-1-14 09:21 | 显示全部楼层
评论:尽快激活“药品专利强制许可”制度
2014-12-23 09:59:00   来源:山西晚报   作者:许晓明

[提要]  慢粒白血病患者陆勇发现,印度仿制的某抗癌药可增加中国患者生存希望,且能使其每月省2万多元药费,遂帮助上千名病友购买这种药。如此一来,未经国家许可销售的印度仿制药,虽然在印度属于合法药物,在我国却属于假药。
 
  慢粒白血病患者陆勇发现,印度仿制的某抗癌药可增加中国患者生存希望,且能使其每月省2万多元药费,遂帮助上千名病友购买这种药。但这种仿制药品并未获得国家药监部门的审批,属于“假药”。日前,陆勇因涉嫌销售假药罪被公诉,300余名病友联名为其求情。(12月22日《京华时报》)

  瑞士产原药国内售价一盒23500元,而药效几乎相等的印度仿制药,2004年一盒仅售4000元,2013年9月份“团购价”已降到每盒200元左右,对于绝大多数收入有限的慢粒白血病患者来说,买这药几乎是买命啊。身患重病的陆勇,在自身与疾病顽强斗争的同时,还“义务”帮助成百上千的病友找到求生的机会,不图名誉也不图牟利,这不是满满的正能量么?

  一个众人交口称赞的好人,却要遭受法律的惩处,这种“情与法”之间的强烈反差,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陆勇被指控的逻辑是,根据当前的刑法修正案规定,只要具有主观故意生产、销售假药的行为,即构成犯罪,不管是否牟利,是否发生实际人身伤害。而对于假药的认定,根据最高法的司法解释,是否是假药应按照药品管理法规来认定,药品管理法规规定走私未经国家审批、许可的药即认定为假药。简而言之,销售药品监管部门没批准的药,疗效再好也是假药。

  如此一来,未经国家许可销售的印度仿制药,虽然在印度属于合法药物,在我国却属于假药。而参与帮助仿制药“销售”的陆勇,虽然没有牟利,也没有伤害病友健康,却涉嫌销售假药。就规定谈规定,就现状谈现状,这个指控似乎也能说得通,然而,执行现有的法律规定,有一个作为前提的未解之谜必须厘清,就是这种印度仿制抗癌药为何不能获准国内销售?

  据医学界专家介绍,印度仿制药在我国药监部门眼中就是假药,是因为药品研发者在中国已注册专利,目前还在专利保护期,中国不会批准印度版的仿制药销售。而该药在印度得以合法生产销售,是因为印度已通过该药品的“药品专利强制许可”。而所谓“药品专利强制许可”,是指在国家出现紧急状态时或为了公共利益,对取得专利权的药品,可以不经专利权人的同意,由政府授予、许可其他企业使用。换言之,为了挽救慢粒白血病患者的生命,经过印度政府部门授权,价廉物美的仿制药得以“特批”合法生产。

  药品监管及其他打击制售假药的法律,立法的根本宗旨不是为了打假而打假,而是为了向公众提供更完善的用药环境,让公众能够用上更安全、更高效、更廉价的药品。然而,出现陆勇吃官司这样的案例,国内昂贵的原药高攀不起,国外廉价的仿制药又不许卖,患者求医问药的权益何在?

  其实,据专家介绍,我国也有“药品专利强制许可”制度,但至今仍未有药物强制许可的先例,因为“强制许可”的实践操作具有很大难度。为了构建更加完善的用药环境,药监以及相关司法、执法部门要通力协作,将患者或者公众权益最大化当做衡量工作得失的最高标准,一方面要严厉打击一切制假售假的行为,一方面要尽快激活“药品专利强制许可”制度,为廉价仿制药从国外引进乃至国内生产打开“绿色通道”,这是公众诉求之“情”与国际通行之“法”完美结合的应有之义。
发表于 2015-1-14 09:5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多有趣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结庐桃源 ( 京ICP备06039893号 )

GMT+8, 2022-7-1 01:33 , Processed in 0.014969 second(s), 1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 Singcere!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